【某平窝案】(某黄窝案)(189修)【作者:万岁万岁万万岁】   人妻小说 
字数:510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某黄窝案》189,向后砖(修改版)

  张某顺是在刚出政法委书记大院时遇到琼浆的。

  女孩儿美的要死。她剪得中长的短发一直拖到肩头;身体丰腴,好像能轻易掐出水来一样,但是不臃肿。给人一种成熟老练的感觉。

  「这不是琼浆吗?打扮的这么漂亮这是要干什么呀?」张某顺有意无意的问到。「问你件事,你们领导到底有事儿没有?」

  「不知道,」琼浆回答说。「他是为了救琼崖就和琼薇折进去的。现在一点儿消息也没有。据说是生活问题。另外几个人也都是这样。他们都不是坏人,既然琼薇没事了,他们也应该没事了把?希望他们不要出事儿,赶快平安的回来。」琼浆的心里隐藏着对领导的眷恋。她今天来正是为了领导的事情。

  有人说,不正当的婚外情是由于潜规则等社会因素造成的,是利益的交换。但是这并不是全部。有的时候,包括小三或者是办公室的奸情是有感情基础的,是现行的婚姻制度和道德理念过于守旧,不能满足、覆盖社会的需求而造成的。
  张某顺见到琼浆的时候他正准备离开。这时他遇到琼浆。寒暄了两句后两个人分开了。

         ————————————————

  「你可是稀客呀!」书记见到了琼浆不免有些惊讶。

  「不是你说的吗?以后常来。有事儿随时可以找你帮忙。」

  「这话我是说过。可是你知道。这句话价值多少吗?」

  「那我不管,」琼浆甚至有些放肆的说

  「那好吧,我们还是到上面去吧?」

  「不去了,你不知道现在卫星已经可以监听到地面人的谈话吗?」琼浆言外之意,她要说的事情很重要。

  『这个女人还真是有点儿意思啦。』书记看了琼浆一眼,心里想。「什么事儿这么见不得人,你在这里说吧。这里是我的办公室,绝对安全。」书记开玩笑似的说。

  「把我们头弄出来。」琼浆说。

  书记听了这话愣了一下,「黄某华?这可不容易呀!你们是什么关系?」
  「同志关系。怎么了?不能救吗?」琼浆这时发现自己有些太不客气了,交警的职业病发作了(警察因为掌握的权利很大,所以很少能和善的与其他人交流),连忙又加了一句,「我知道你有办法。」

  「好吧,就算这样。捞人的代价很大,你拿什么报答我?」

  「他不也是你的部下吗?」意思是说,『你也有责任啊。』琼浆这才察觉到自己对于领导的眷恋,绝不是一般的感情。「我给你。」她咬了咬牙说。

  『为了别人付出自己的身体?』张书记这才发现这个女孩并不想自己原来想象的那样简单。尽管有疑问,他还是更加喜欢她了。他喜欢这种有性格的女孩。政法委书记拉住了琼浆的手,自己先坐到了沙发上。

  琼浆站在书记的面前,一动不动,她准备完全听从书记的安排。

  「捞他这个筹码可就不够了。」书记上下打量着女人,无奈的摇了摇头。
  姑娘笔直的站着。咬着嘴唇一声不吭。

  「好吧。成交。」

  女人仍然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她没有穿警服,也没有穿那种具有挑逗性的,很暴露的衣服。反而是很朴素的一身。上边裹着一件兰花白地的紧身上衣。下面一条宽敞的黑色长裤,这种打扮可以说再普通不过了,可是穿到了琼浆身上却显得那么合适,那么贴身,那么的温文尔雅。

  书记暂时忘记了捞人的事情。这是他的习惯和原则。工作时就是工作,生活时只有生活。他重新把琼浆的全身看了一遍。用眼睛把女人的衣服一层一层的往下剥。

  书记凭着记忆,回忆起女人身上的各个部位的样子,那里有疤痕,哪里长毛了,体毛的分布状况等等。他都让它们重新出现在眼前。「呵呵。」干起这件事,男人不免有些不怀好意的向女人笑了笑。

  「,,」女人内心紧张,不知道男人在看黄片,反倒以为对方不屑于自己的献身。她甚至不确信买卖成了还是没成。但是事已至此,想退是不可能了。只得外表强作欢颜的回应了一个笑脸。

  『她的乳房是那种不很大,但是很饱满;不很硬,却很软。就是说里面应该是脂肪多,水分少的那种。看外形有下垂,却不像木瓜,有点像面口袋的那种。』透过女人的衣服书记想到,『虽然还不至于到八字奶(一中年妇女的奶型)的地步,但是确实,如果没有胸罩托着,形象并不好看。但是胸罩一托,高档女人的那点精、气、神、全都生龙活虎的跑出来了。』男人的脑海里播放着小电影和上档次的观众的留言。

  今天女人的衣服虽然很朴素,但是很合身,勾画着女人的身体轮廓。如果是在大街上,回头率一定高得不得了。但那时给凡人看的。不同人审视异性的兴趣不同,着眼点也不同。

  『她的大腿很粗,小腿也不算太长。最下面是两只又白又肉的小脚丫。但是就是这样一个女人,浑身却散发着挥之不去的,浓郁的女人气味。她如果是一本书的话,就一定是一个满是精美图片的女人体的介绍文件!什么叫美好,什么叫合适,什么叫把玩起来很舒服,都写在这里了。』男人想到。

  女人笔挺的立定在那里。一动不动。

  「那么好,我们开始吧。」男人终于说。

  不像上次那么费劲,那么扭扭捏捏,刚一听到书记开口。女人像在弯腰撅腚等在赛跑起跑线上的运动员一样,一下窜了出去。她真的自己脱下了外面蓝白花印染的小褂。不需要男人再说第二遍。这便是好女人。但是她没有摘胸罩。
  书记有些激动,很多歌星,美女他都把玩过。那些女人如果想来这里开演唱会,或是美女的家人有求于他,便不得不先来献身。可是那些都是人工的,表面的,脸上的,玩弄她们的时候心里总有那么点不好接受。即便身材好了,也会想到她们的鼻梁注射过玻尿酸,开过眼角,锯过下颌骨,切过双眼皮,额头植发,颧骨拉皮,如果看过那种血粼粼的手术,胆小的能吓个半死;而眼前的却是天然的;大自然里面最好的;女性一直浸透到身体内部的;甚至还是自己系统里的。
  当然,男人没有强求任何事,顺其自然。他知道具体的这个女人,摘掉胸罩后她的形象会变差。现在不摘胸罩,却能看见诱人的两大堆肉,又软又白,连乳沟都被挤扁了。原来乳沟的地方是两堆白肉的分界线,挤得很高的两堵肉墙。
  女人不经指示还在继续脱着衣服。这次表现太好了,完全没有上次那种看似羞羞答答的矫揉造作的表情。『当时只要他开口,女人真的敢马上穿上衣服走人。』这次不一样了。

  女人爽快的脱掉了自己长裤,接着毫不犹豫的,一条腿一条腿的,把内裤也摘下来了。

  男人眼前一亮。

  正对着男人眼睛的是一片雪白的肉墙,饱满的女人的阴埠上留着一撮日本仁丹胡一样的阴毛,透过稀疏的毛发,看得到下面洁白的肌肤衬底。美好的隐私,张狂的性特征,这些都那么明目张胆的摆在了一个十分陌生,又不陌生的男人面前。

  书记并不缺乏女人,什么「以权换色」不过是你失势以后别人整你的借口。中国人有了权势之后哪有得不到女人的?连美国,欧洲上层都是这样,更别说中国了。

  但是这么高质量的货色还是让他震动不小,甚至出现了对这么优质人体的畏惧!上次光顾着下面的享受,没有来得及欣赏。其实欣赏女人(男人)是一件非常美的事情,很多人都不了解这一点,没有机会的时候闭着眼睛胡思乱想,顾不上欣赏;有了机会又急匆匆的上床,乱动了。事情过后更没有心思欣赏。

  「立定。不要动。」想到这里,书记忙不迭的说到。一不小心把从警几十年的术语都带出来了。

  于是,最令人意想不到的一幕发生了。「啪,」的一声,女人一只脚立即「啪」的一声并拢在支撑腿上。又一次笔直笔直的站在那里不动了。她是训练有素专职人员。

  男人一愣,但是马上又反应过来了。这个动作给了男人一个不错的启发,训练过那么多女兵,却不曾试过一次女兵的裸体队列训练,也不知道妇女列队训练时候肌肉群的状态。『为什么现在不试试呢?』男人想,『可是人家会同意吗?』
  女人仍笔直的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在警队她是个散漫惯了的女人,平时操练总是吊郎当的。但是那并不意味着她走不好队列。

  「向后砖~ !」男人决定试一把,不行就不行!没想到一着急把『转』字发音发成了『砖』。说话的时候,书记还不由得把两只手放在眼前搓动着。等待着奇迹的发生。

  「,,」沉寂了一下。她有一两秒的犹豫,但是,,,

  女人完整的执行了命令,用标准的队列动作向后转。「啪」的一声,两只脚并在了一起。动作进行的干脆利落,一看就是经受过长年的训练。战术动作十分标准,整个过程一气呵成。

  没能看到女人乳房剧烈颤动,甩飞起来那惊艳的一幕。但是都来不及可惜,因为这一转身可不要紧,只见女人的背后风光更加艳丽。美不胜收!看到这里书记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女人向后砖以后,书记看得几乎呆住了。在两支自然下垂,并拢在身体两侧女人的臂膀中间,女人的后背像北极冰川笔直的冰壁一样,平整,雪白,光洁,肉感;两条大白腿笔直笔直的;两条小腿又细又长,波波的一层脂肪遮盖住了肌肉肉楞。屁股两侧各有一个底部尖尖的肉坑,小猪养得好的才这样。臀部和大腿之间两方面军争执不下,硬是在两者之间挤出一道肉沟和两条肉梁。

  『原来女人立定时的屁股是这样的!』原来视察新兵时,他曾经绕到女兵队列的侧后面,背着手,侧偏着头仔细观察过。绝对没有这么翘,这么圆。

  男人站在女人的身后仔细欣赏着。只见姑娘的后背已经不再是肉墙一面;上面除了肩胛骨,还有一两道肌肉和少量过剩的脂肪隆起。滑腻腻的弹力十足。不摸上一把枉为人生。

  再做一个全面的评估,用一句话就可以概括了『肩臀宽,腰腿窄,洁白无瑕。』
  书记忍不住站了起来,想用手抚摸着女人的肩头。但刚一接触猛然把手又收了回来。『如果她不同意?』对别的女人他从来没有犹豫过。想摸哪完全凭自己的爱好。但是那可不是这种货色。

  「以前,有人让你这样过吗?」男人一边捏弄着姑娘浑圆的肩头一边说。他又捞起她的一只胳膊,把她姣好的,有着四个小肉坑的小手平放在自己另一只手的手心里。掂了两下,又攥了两下。用手收集着那份美感。

  「报告没有。」回答的干脆利落。姑娘昂头挺胸的说。

  「可惜了。」书记惋惜的说,「你爱人呢?」

  「报告也没有。」女人仰着头,笔直的站着。

  「看来我是吃螃蟹的人了?让我看看。」书记走到了女人的身后,有些犹豫的把一只手放到了女人的肩头,轻轻的拍了拍。看看女人有没有反应

  粗糙的打手揉搓着细腻的肩头,屁股,细腰,,,总是不愿意松手,,,
  女人一动不动,笔直笔直的站在那里,两眼直视前方,好像没有受到任何干扰。

  『真是个好兵。』书记发自内心的赞叹着。

  「当了多少年警察了?」

  「报告首长,五年了。」

  「现在听我的命令。向左……砖。」书记又干脆简短的下了一道口令。
  女人果然又标准的转了九十度。侧对着男人。

  男人坐了回去。

  再看女人的侧面,更加标志了。借着对面射来的光线,只见乳罩鼓鼓的,乳罩的侧影下半部是一道美满的圆弧,上面则是一条直线,中间的节点有一个位置偏下,姿态稍微向上翘着的小凸起,那是姑娘细细的小奶头。奶头竟然把胸罩都顶透了。这说明女人的乳房足够大,没有加厚厚的海绵来增加质感。

  爆满的小屁股也突出了画框,显得鼓人一等。然而,书记最看上眼的竟然是一处很少被人注意到的地方,女人阴埠的侧线。

  女人下半身一丝不挂,从侧面看去,她本来便十分丰厚饱满的阴埠前面又蓬蓬松松的架起了一堆亮闪闪的青丝,一堆乱麻,犹如女巫的头发。那团乱麻每根都有一个尖尖的顶端,弯弯曲曲,乱匆匆的向阴埠的前面蛇形伸展着;它们像是梅杜萨的头发,每一根都是一条毒蛇;它们又像是发霉的豆腐上面长出的菌丝,正在努力扩展它们阴暗的生存空间,邪恶而无所畏惧。看得书记的心都化了,「稍息。解散。」他指挥到。

  女人从立正的姿势放松开来。双手背后,左脚向左岔开。然后彻底放松。转过身来,「你也脱嘛,不要老看我。」刚一解放,女人便赤条条的蹲在了书记的身旁。岣嵝着身体,用两条腿死死的夹住了自己的阴部。她把一只手放在男人的大腿上,另一只手按住了他的脚面,抬头央求着。

  「好好,」到了这个地步还不同意那是木头。

  在男人同意声中,女人帮着男人很快的脱光了衣服。一丝不挂,可男人还是坐在原来的地方没有动。

  「真的好大诶!在那里动了!」女人有些撒娇的说。

  「,,」男人知道女人在说什么,还真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家伙事,觉得配得上这个美女。

  「好大诶。」女人捞起了沉颠颠的男人的那个东西。

  「戴套吗?」男人仿佛不在意,但又信心满满的问道。

  「我没病。带环了。」女人对男人说。她的这种做法过于相信人了,那些有病的人从来不说自己有病。

  「我也没病。」男人果然这么说。

  女人相信了男人的话,赤条条的骑在了男人并拢的两条毛茸茸的大腿上。「你直接往下坐一点。好好,慢点儿,」女人指挥着男人往下出溜。

  「干吗那么着急?」书记拍着女孩的肩头说。

  「嗯?」女孩儿有些发愣,不知道应该做什么。

  「走。到里面去。」书记又从后面拍了拍女孩软软的屁股说,「里面有个大镜子,你在镜子前面儿站好了。」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评论加载中..